K

国产圈专用马甲,迄今为止吃山花+巍澜+秦林+秦方+逸真+一八+蔺苏,攻粉,不逆。

【一八】不讲理(1-6,哨兵向导设定)

简介:齐八7岁的时候看到张启山的精神体,可他15岁了也没人看到他的精神体。

警告:这可能是你见过内心活动最丰富的佛爷!ooc都怨我,但ABO都那么多了我心爱的哨兵向导设定怎么能不跟上!?私设很多,时间跨度也很大,瞎写的图个乐儿,望多多包涵啦。

 

————————————————————————————


1.

没人说得清齐铁嘴的精神体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没有人,包括当事人自己。

 

这年头哨兵和向导的数量不比当年,跟阶级分化无关,最后一次普通人和哨兵向导之间的革命都得追溯到三百多年前了,那次闹完大家签订协约往后双方相处基本都很安分。只是老古话说得好,能者多劳,所以各国一遇上什么天灾人祸都是让哨兵和向导先上,普通人习惯了,绝大多数哨兵和向导们在打小的教育洗脑下也都有这个觉悟,再加上本身哨兵向导的生育率就比普通人要低,自然而然地随着时间推移,哨兵向导数目连年减少也就不奇怪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长沙的老九门能这么屌——因为九门子孙,要么是哨兵,要么是向导,无一例外。

 

这也是为什么,九门里齐家小八的精神体会如此备受瞩目。

 

哨兵或向导一般觉醒很早,13岁前是骡子是马基本就能拉出来遛遛,甚至坊间传闻里现任老九门的领头人张家大佛爷更是在蹒跚学步的年纪就能指使自己的精神体——一头东北虎——给自己找奶瓶了。

 

总之另外八门的小孩在正常年纪安然无恙地噗噗噗冒出各自的精神体,顺利分化成为哨兵或者向导,独独这齐家小孩,一直到了15岁仍旧死活没个反应,而更奇怪的是,齐铁嘴早在七岁的时候就能看见别人的精神体。

 

 

 

2.

那是某一年年底,老九门惯例的晚宴,大人们聚集在张家会客厅,觥筹交错谈笑风生,孩子们在饭桌上可坐不住那么久,张家家主大手一挥便给放了行,统统圈后花园里玩儿去了。

 

张家后花园里的小屁孩儿滚了满地,不知谁嚷嚷了一声要玩躲猫猫,尖细奶气的附和声此起彼伏,霍家小七探出个头来,双手叉腰一指吴家小五,“就你了,你当鬼,来抓我们!”

 

“凭、凭什么呀!”老吴家是祖传的拿小姑娘没办法,吴家小五急得都结巴了,他不想当鬼!

 

“我们有精神体的,找你还不容易,玩起来没意思。”霍家小姑娘嘻嘻一笑,她自己的银环蛇得意地攀上了她的肩膀。

 

彼时吴家小五尚未觉醒,自然看不见,一时之间又想不出什么好的反驳,气呼呼地抓起身畔同伴的胳膊就是一口。

 

“嗷——!!!”倒霉挨咬的是一直在神游的齐家小八,“你是狗吗干嘛咬我!!!”

 

“对!他也没觉醒!”放下嘴里肉呼呼的胳膊,吴家小五一下子就精神了,激动地握着那只胳膊仿佛刚拔了敌营军旗的将军似的,“你来当鬼抓我们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啦?”

 

“行行行好好好吴小狗你放开我胳膊要断啦!”

 

吴家小五眼睛一亮,连人喊他小狗也不计较了,开开心心地松开手,末了又牵起来用袖子给人擦了擦刚刚被咬了一滩口水的地方。

 

有的玩谁还有空计较,齐家小八一甩膀子豪气冲天地喊道,“行啦行啦,我要闭眼睛数数啦,数到一就来找你们啰!”

 

“齐瞎瞎,你行不行惹?”霍家小七到了掉牙的年纪,左边门牙缺了,尽管说话有些漏风,她倒也不忌讳说话。

 

齐家小八是天生的看不清东西,嘴坏的几个就打趣他,齐小瞎齐瞎瞎的乱叫,他不气也不恼,他爹的机敏精明不知道学了几分,尽人事知天命的心大倒是继承了十有十二。

 

“嘿嘿,小七姐姐,你可等着,我闭着眼睛都能找到你。”

 

霍小七打小就是霍家掌上明珠,脾气又娇又辣,而且本身天资也颇佳,换别人这么跟她耀武扬威的她早上去撸袖子一顿揍了,可她瞧眼前这齐小瞎,生得虎头虎脑,眼睛也圆溜溜儿的,因为看得不甚清楚没什么焦点,又显得雾蒙蒙,歪着头翘着鼻子的样子怪可爱的,一声小七姐姐叫得也很甜很受用,便耸了耸肩放过了这茬。

 

“都没意见了我们就开始吧。”红家二哥这才开口说道,他年纪稍长,又从小学唱戏,最讲究的就是礼数和耐性,此时也是,等几个小的都叽叽喳喳得差不多了,才摆摆手出来提出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你呢?一起吗?”

 

他问的是九门之首,张家张启山。

 

张启山话不多,跟九门其他孩子们在一起一般都在旁边看着,只要没人掉进水缸他就能半心半意地把自己装成一包空气。其实他不是里头年龄最大的,也不是不合群,只是……张家的孩子嘛,大家都懂的。

 

张启山回过神扭头看看安静下来的其他人,齐家那小孩雾蒙蒙的眼睛也眨巴眨巴地望着他,仿佛他不答应就跟踢了大熊猫一脚似的毫无人性,他思忖了片刻,抿抿嘴,点了点头。

 

仿佛扣下了发令枪,孩子们呜哇一声四散开去,齐家小八高高兴兴地捂住眼睛站在原地大声数起了数儿。

 

张启山茫然地看着小伙伴们从他身边跑来跑去,愣了一会儿,直到院子里半个人影也没有了,才摇摇头慢悠悠地转身准备去爬树。

 

收获一只吴小狗。

 

吴小狗扒着树干,一脸我和树树永不分离的决绝。

 

张启山叹口气,再转身,去爬屋顶。

 

收获红家小子一个。

 

红家小子和气地冲他笑笑,不知道这个年纪的小孩是怎么用眼神透露出送客的意味的。

 

张启山垮下了肩膀,继续转身,去找米缸。

 

收获一个蹲着的小六。

 

六儿的精神体是只黑猫,凶得很,除了六儿谁也不近身,他刚掀开米缸就被炸了毛的黑猫呲了一脸。

 

张启山抹抹脸上不存在的口水,接着转身,去跳横梁。

 

收获一个解家小九。

 

小九挪了挪,给他腾出来半个蹲位。

 

张启山摆摆手,眼神透露出一股深深的疲惫。

 

——早知道老子不玩了。

 

张启山在每个想藏的地方发现一个伙伴之后,开始思考起了自投罗网的可行性。

 

然而不出一炷香的时间,齐家小八就找到了他,身后跟着一串同样被找到的人,就跟鸡妈妈带着小鸡仔似的。

 

之前齐家小八说他闭着眼睛也能找到大家,也不尽是在吹牛逼,从小他运气就特别好,不是一般的好,是那种每年过年一定能吃到放铜钱的饺子、带伞一定下雨、难得去学堂迟到老先生一定有事不在的那种好。

 

——你运气好大家都心知肚明,但运气好到这种程度???你咋不上天???

 

张启山内心惊涛骇浪着呢,霍小七又探出了头,气呼呼地冲他跺脚,“你帮他作弊!”

 

——干我屁事???

 

霍小七指了指齐家小八,张启山顺着看过去,一只东北虎从齐八身后慢腾腾懒洋洋地踱出来。

 

——这他娘的不是我失踪了半个月的精神体吗!????

 

“诶嘿嘿,”还在震惊之中的张启山就见那齐家小八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对他说,“啊,原来是你养的猫啊,它给我带的路呢,不然我都不知道上哪儿去找大家。”说完还拍了拍那老虎的头。

 

张启山没理他,整忙着瞪自己的精神体呢。

 

——你个叛徒!

 

怪不得找这么快,可不是张启山都给他找过一遍了么,那张启山的精神体肯定也知道大家在哪里。

 

“啊?什么猫?哪里有猫?”吴家小五一脸懵逼。

 

此话一出,惊醒众人,瞬间九脸懵逼。

 

 

 

3.

之前说到坊间传闻现任老九门的领头人张家大佛爷在蹒跚学步的年纪就能指使自己的精神体给自己找奶瓶其实是谣言。

 

巨大的谣言。

 

事实上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张启山都找不到自己的精神体。

 

一般来讲精神体都反射着主人的精神状况,张启山觉醒很早,理应精神体也该是幼崽形态,但张家人嘛,大家都懂的,他的东北虎从一出现就是一大只,幼时因为这只老虎张启山可没少吃苦头,一来是他年纪尚小,操纵成年东北虎确实有难度,二来也是此事太过稀奇,张家长者对他的教导和训练又更严了些,铺天盖地的功课砸下来,逼得小小的张启山差点学到秃头,习惯了知识在心里脑里打滚,话都不常说了。

 

于是他和他的精神体经常就是两看相厌的状态,连名字都是很后来张启山才给取的。

 

直到那次年夜饭开始,那只老虎开始乐此不疲地跟着齐家小八,两家便索性约定着让齐八住了下来,等到张启山能自如地操控自己的东北虎为止。

 

 

 

4.

这一住就是五年,齐小八都差不多长成了齐八。

 

但也不是没有回报,齐八的精神体就是张启山发现的。

 

 

 

5.

齐八7岁的时候看到张启山的精神体,可他15岁了也没人看到他的精神体。

 

齐父齐母差不多已经接受了齐八是个伴侣的事实。

 

也挺好的,不用参合那些倒霉事儿。齐八11岁的时候齐父乐呵呵地说,齐母温柔地点点头。

 

开头的五年齐八住在张家,后来齐父齐母出了事,驾鹤仙去了,齐宅空了下来,齐八便又住回去了,再后来张家长辈也出了事,齐八又开始往张家跟点到似的一趟趟跑。此时张启山已然不出所料成了首席哨兵,也接手了张家家主的位置,早就是成年体型的东北虎又凭空壮实了两圈,齐八再骗自己只是“比较肥的黄猫”也不行了。

 

还挺遗憾的。齐八在心里哀叹。以前大黄跟他一起睡的时候还能贴着他,现在他怕它翻个身都能压死自己。

 

齐八坐在张启山卧室里的沙发上惋惜地摸着东北虎油光噌亮的皮毛,等张启山换好睡衣一起吃早饭,满脸忧心忡忡,小小声地说道:“大黄啊,你不能再吃了,你看你都胖成这样了,以后可怎么办啊。”

 

“你再叫它大黄试试。”张启山翻着衬衫领子从里屋走出来。

 

“我都这么小声了……”齐八撇过头更小声地嘀咕。

 

“嗯?”张启山挑眉。

 

“是是是,您说什么都是。”他齐八早八百年就摸清了张启山的套路,岔开话题道,“明早儿豆浆能喝冰的吗,天要热起来啦。”

 

“双响环,下来。”张启山喊下他的东北虎,接替它坐在了沙发上。

 

齐八一直觉得这名儿又拗口又奇怪,张启山说这老虎非得叫两声才听话,蜡烛不点不亮,生你不如生叉烧,所以要么双响环要么蜡烛要么叉烧。

 

齐八选择死亡。

 

不,他还是投了双响环一票。

 

就是他们吃着早饭的当口,双响环发现了齐八的精神体。

 

 

 

6.

这件事传遍老九门以后,某一天狗五揣着自己的宝贝精神体三寸丁上张家窜门围观齐八的精神体顺便蹭饭,刚踏进大门就看见张启山的双响环懒洋洋地趴在门口晒太阳,脑门上顶着齐八的精神体。

 

“老八啊,”狗五沉默了很久以后说道,“幸亏你祖上姓齐不姓王。”

 

“我他娘的这是只乌龟!不是王八!”

 

齐老八差点气到变种。

 

 

—TBC—


评论(53)

热度(724)